电子烟企业当前的局面,可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

一面是监管的加强:工信部就《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公开征求意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附则中增加了“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该条例拟提升电子烟监管效能,规范电子烟生产经营活动。悦刻股价应声大跌,从3月22日至25日,股价已跌去50%以上,资本对这一政策,表现出了极为敏感的反应。

另一方面是电子烟老字号企业铂德交出了完美的2021年一季度答卷——仅3个月时间,铂德季度加盟店数量超过了2020年全年,以快速奔跑的姿态前进。


面对监管政策的加强,铂德CMO兼合伙人方辉给出了一个乐观的态度,他认为规范是长远发展的基础,这对头部企业来说是长期利好。此前电子烟门槛很低,也缺少监管,假冒伪劣产品很多,源头也没有管好。相比不确定国家对电子烟行业的态度现在可以明确的是,国家允许这个行业规范发展这个行业需要规范之后才能长远的发展。

事实上,监管的加强,有效规范电子烟生产经营活动,解决电子烟存在的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虚假广告等问题后,是“浑水摸鱼”劣质企业的消失。行业被诟病的几大问题解决,优质的电子烟企业在大浪淘沙中成为市场主流,不仅有利于拓展行业边界,原本被劣质企业侵占的市场空间也逐步释放出来。

所以即使是强监管,铂德也保持了一个积极的态度。本身铂德与其他电子烟企业——如悦刻等不一样的重资产发展道路,决定了铂德在面对行业变化时,能够以更加轻松的姿态去迎合政策监管、行业标准等各方面变动。2013年进入行业,7年多沉淀的力量,铂德选择在2021年爆发,这一进程不会因为市场环境的变化而轻易发生改变。

 

在政策出来之前,铂德和其他电子烟品牌的门店“补贴大战”已经一触即发。政策出来之后,铂德依旧敢于升级了自己的门店补贴政策:从66万升级是128万,在线下市场这块,以势在必得的态度,在媒体认为电子烟企业要停下步伐之时大扩版图。

与其他电子烟企业重在营销不同,铂德关注研发生产。有从业者爆料:“只要有500万就能成立一个电子烟品牌,只需与上游厂商谈好订单,贴上自己的品牌,电子烟就能作为‘电子产品’进入市场。”而铂德仅在生产设备上,就耗费了数亿元之多。看似“鲁莽”的决定,如今用户对其他产品的用脚投票终于有了不错的结果。

有数据显示,铂德电子烟的毛利率是行业第一,烟杆烟弹比也是行业第一,环比月复合增长率超过30%,是行业公认的复购之王。冰火两重天之下,行业可以看好铂德二季度的表现了。

需要找电子烟渠道请添加微信:15071328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