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日下午,工信部就《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公开征求意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附则中增加了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该条例拟提升电子烟监管效能,规范电子烟生产经营活动。

而资本市场对这条新闻的反应非常直接在美国刚上市没多久的电子烟品牌悦刻,其母公司雾芯科技在322日股价大跌,开盘直接暴跌超过47%,单日市值蒸发144.5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41.55亿元)。此外,从交易系统中可看到,卖盘远超买盘,悦刻的股价很有可能会一路下行。而去年成功赴港上市的电子烟最大生厂商麦克韦尔母公司思摩尔国际,开盘暴跌超过35%,后续一直在震荡,截止午时跌幅有所收窄,仍超过20%

因此,这一政策一出,以此由市场反映出的,不管是乐观情绪也好,悲观情绪也好,以后电子烟行业的发展将不同以往,行业自身也将迎来颠覆性的影响。

那么作为做企业主,不管政策届时如何实施,对于行业的影响已经形成,但是企业主的决策不会改变——即合法合规,这才是对电子烟行业长期稳定发展的定海神针;对于消费者来说,也许不用担忧电子烟行业老板会做出怎么样的调整,但是对于电子烟商品的选择,这才是消费者应该重视的。

我们汇总了涉及到电子烟商品可能会存在的法律风险,如下所示:

 

1)危险化学品合规风险

大多数雾化电子烟烟弹的核心成分为尼古丁。根据《危险化学品目录(2015版)》,危险化学品分为剧毒化学品和其他化学品。其中剧毒化学品是指具有剧烈急性毒性危害的化学品,包括人工合成的化学品及其混合物和天然毒素,还包括具有急性毒性易造成公共安全危害的化学品。尼古丁(品名:(S-3-1-甲基吡咯烷-2-基)吡啶;别名:烟碱、1-甲基-2-3-吡啶基)吡咯烷;CAS号:54-11-5)被《危险化学品目录(2015版)》明确列为剧毒化学品。

我国对危险化学品的生产、储存、运输、销售均实施严格管制。就危险化学品的销售管制而言,国家对危险化学品经营销售实行许可制度,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得经营销售危险化学品。依法取得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许可证、危险化学品安全使用许可证、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的企业,凭相应的许可证件购买剧毒化学品、易制爆危险化学品,除前述以外的单位购买剧毒化学品的,应当向所在地县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申请取得剧毒化学品购买许可证,并且个人不得购买剧毒化学品(属于剧毒化学品的农药除外)。

公司生产电子烟的原料中包括含烟碱的烟液,若公司使用的含烟碱的烟液为向烟液供应商采购所得,公司从烟液供应商采购的是应该是高度稀释的烟液,公司并未购买烟碱并将其稀释为烟液。因此,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不涉及烟碱的购买、运输、储存和使用。公司无需遵守关于剧毒化学品管理的相关制度。但公司对烟液供应商的资质及产品的审查应负有谨慎义务,否则可能会承担一定的法律风险,包括民事赔偿、行政处罚甚至是刑事处罚。若公司本身即私自生产或提炼含烟碱的烟液,则涉嫌违反国家对危险化学品经营销售实行的许可制度,可能要承担行政处罚、刑事处罚以及相关的民事责任。

 

2)电子烟广告和宣传风险

虽然目前我国没有关于电子烟广告植入的法律规定,但在(2011)浦民三()初字第694号案例中,法院认为:


1)在影视剧中突出展示品牌、标识及产品,具有明显的植入广告特征,构成对产品或者品牌的广告宣传;

2)影视剧制作者和发行者,同时也系植入广告的制作者和发布者,负有对宣传内容及可能产生的宣传后果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


结合《广告法》禁止在大众传播媒介等发布烟草广告、禁止利用其它商品或服务的广告,公益广告,宣传烟草制品名称、商标、包装、装潢以及类似内容的相关规定。因此,在电子烟强监管趋势之下,发布电子烟广告或类似宣传可能被广告主管部门认定为违反《广告法》第二十二条而面临没收广告费、罚款等行政处罚。同时,根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烟草专卖局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告》的相关规定和要求,电子烟产品在宣传时要避免使用“学生”“未成年人”等字样和类似的比较敏感的字眼,不得向未成年人展示电子烟产品。

 

3)电子烟IP授权合作风险

    对于与电子烟品牌的IP授权合作,仅IP授权合作电子烟产品,应不属于违反烟草广告管理规定的范畴。但如果电子烟厂商违反《广告法》等法律法规,对IP授权合作电子烟产品进行不当宣传或生产、销售不符合国家标准产品等,则存在被监管部门处罚的可能。此种情形下,IP授权方作为授权元素的权利人,不仅品牌声誉会受到影响,且在电子烟广告被限制或禁止时,其授权收入亦将会受到较大影响。

 

4)烟草专卖许可风险

    目前国家烟草专卖局已较为明确地将加热不燃烧型电子烟界定为烟草制品,生产或销售此类电子烟可能会因为没有取得许可证书而违反国家烟草专卖制度从而构成非法经营或走私,因此需要承担刑事责任和行政处罚。此外,烟草运输必须取得相关部门核发的准运证,未取得资的,不得从事烟草运输工作。


 

5)原材料采购风险

    烟叶由中国烟草总公司或者其委托单位按照国家规定的收购标准统一收购,未经批准,其他单位和个人不得收购。对于烟叶,电子烟厂商一般不会直接进行收购,但可能涉及到对烟叶的加工与提炼,因此对此处风险仍应注意。

 

6)进出口风险

    根据《烟草专卖法》及《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经营烟草专卖品进出口业务和经营外国烟草制品购销业务的,必须依照《烟草专卖法》的规定,申请领取烟草专卖许可证;进口烟草专卖品的计划应当报国家烟草专卖局审查批准。加热不燃烧型电子烟进出口业务应当依照上述规定取得相应许可方可开展,雾化电子烟进出口目前虽无明确法律规定,但国家政策与立法趋势在未来很大程度上会将其纳入现行烟草管理法规制度约束下,因此在开展雾化电子烟进出口业务时,相关主体应当予以注意,最好也取得相应的许可以减轻法律风险。

 

7)外资准入与合作风险

                  《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规定:禁止外商投资烟叶、卷烟、复烤烟叶及其他烟草制品的批发、零售。 在电子烟行业内,如若选择与外国企业或个人进行合作,应当向有关部门进行咨询并取得同意或许可后方可进行合作。

 

8)产品安全风险

    电子烟作为卷烟等传统烟草制品的补充,其自身存在较大的安全和健康风险,在原材料选择、添加剂使用、工艺设计、质量控制等方面随意性较强,部分产品存在烟油泄漏、劣质电池爆炸、不安全成分添加、高温烫伤等质量安全隐患。电子烟生产者在选择原材料和添加剂时应当对此进行严格把关,防止产品出现质量问题而使自身承担侵权责任或违约责任,电子烟产品的销售者在与电子烟生产厂家进行合作时,也要对上述问题予以注意,以避免为自身带来不确定的风险。

 

9)其他风险

    包括商标、专利的知识产权保护、买卖合同风险、生产安全、环境保护等行业一般风险,此外电子烟产品用具还可用于吸食毒品如大麻油等,要防范或注意不得将该产品销售给不明身份或无经营资质的下一级经销商等相关主体,以避免受到行政处罚的风险。大部分电子烟的核心消费成分是经提纯的烟碱即尼古丁,尼古丁属于剧毒化学品,未成年人呼吸系统尚未发育成型,吸入此类雾化物会对肺部功能产生不良影响,使用不当还可能导致烟碱中毒等多种安全风险。因此,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

 

你觉得政策出台后,电子烟市场会继续引领风骚,还是会陷入新的洼地?欢迎大家在评论区告诉我们!

 


需要绿萝电子烟请添加微信:HSSHOU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