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电子烟,大多数消费者的认知层面停留在它就是工业化商品产物,烟弹和烟杆的组合,传统卷烟的替代品,对于它崛起的历程和代表的潮流文化可谓是一片盲区,更不用说曾带给大烟雾玩家无穷乐趣的“蒸汽文化”了!

 

电子烟的开始与没落

 

电子烟的原型发明时间最早可以追溯到1963年,赫伯特·A·吉尔伯特发明一种通过加热尼古丁溶液能够产生蒸汽气体的设备。在国内2003年,我国药剂师韩力因为看到吸烟导致身患肺癌父亲的痛苦,为帮助戒烟人士而首创发明了能够雾化尼古丁技术的电子烟产品,一直被行业内公认为是第一代电子烟的发明者。


 

韩力创立的电子烟品牌“如烟”,2004年,如烟在中国推出第一款电子烟,市场立即给予了强烈的反响,如烟的销售额巅峰时期曾经达到37亿美元。

 

2007年,如烟在美国的土地上落地生根,但最终如烟市场化之路并没有完成,由于国内主流媒体央视曝光负面新闻后,如烟在国内市场一落千丈!而随着国外逐步发布法规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后,新型替代品需求量剧增,韩力将技术专利转让给国外烟草巨头并担任技术顾问,电子烟开始在国外逐步发展完善,形成完整的技术方案和产品,同时中国电子烟上游产业链聚集地深圳,也开始逐渐生产配件及成品,并以外贸出口为主,国内电子烟就此消沉下来。


 

电子烟玩家的“青葱”岁月

 

如烟的没落,让电子烟迅速被市场遗忘,但市场的萧条并不意味着消失。有一群发烧友级别的爱好者在行业发展初始便开始接触电子烟,并深度迷恋电子烟,喜欢用不同电阻带来的不同的烟雾量和烟雾口味的调配,这群发烧友就是电子烟最早的一批玩家。

 


这批电子烟的消费者,他们将电子烟视为爱好,更甚于使用价值。电子烟被他们妥善的分为了各个零件部位,配置不同瓦数的主机电池,加装各种阻值的雾化芯,自己动手用不同的电阻丝缠绕方式制作电阻,尝试用各种棉芯来体验口感,自主决定加热片的取舍,尝试各种口味的烟油,更甚者,自己像调鸡尾酒一样花式调配烟油。对于这些深度玩家来说,电子烟是技术爱好,是玩具,更是一门艺术。


 

而伴随着玩家们制作的各种大烟雾量烟具的不断推陈出新,衍生出一个新的潮流文化——“蒸汽文化”,由电子烟衍生出来的蒸汽文化,集朋克元素、嘻哈元素于一身,不羁的、自我的、独特的个性,传播性强是其显著特征。由于烟雾缭绕、玩法多样,并且随着图片视频媒体社交的发展,视觉效果酷炫的蒸汽文化非常吸引年轻人。

 


小型化电子烟Juul的崛起

 


电子烟公司Juul Labs Inc.(Juul)最早诞生于2015年春季,当时Juul仍是电子烟Pax Labs公司的一个内部项目,代号叫Splinter。Splinter,身材仅U盘大小,砸出的水花却是惊人的。纽约时代广场的广告牌上有它,Instagram上的网红捧它,就连科技杂志《连线》也为Juul特别撰写报道,称“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棒的电子烟”。


Juul可以说是最后一个进入电子烟市场的公司。但三年后,Juul后来居上,成为销量第一的电子烟品牌。Juul的巨大成功背后,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产品的时尚元素以及年轻人的喜欢,并且最终席卷全美的中学。作为一个年轻的企业,Juul在三年的时间里迅速崛起,成为美国电子烟市场的领头羊,奥驰亚声称,Juul 已占据美国电子烟市场 30% 的份额。

 

根据电子烟市场调研数据显示,Juul的出口金额在2017831日原地起飞,全年出口金额约910.9万美元,此后Juul的出口额一直处于波动上升的状态,在201812月,单月出口金额达到5272.61万美元,全年出口金额3.2亿美元,2019年达到34亿美元,2020年更是达到了惊人的51.4亿美元。

 

电子烟市场再次引爆

 

Juul的爆发得益于很多因素,基于大烟雾玩家设计灵感的基础上,将大烟具小型化、工业化,设计成符合潮流文化和市场化的便携性快消品,JuulPOD烟是它成功的基础,也缔造了一个新的时代——POD小烟的时代POD烟是一种基于两个部分组成的小烟:一个填充好烟油的烟弹,和一个插烟油的小电池。

 

和电子烟玩家喜爱的可分解式电子烟不同,POD烟更注重便捷。小而精巧的形状,方便更换的烟弹和简单的使用方式。傻瓜式的电子烟,在快节奏的生活状态下更容易获得消费者的偏爱。POD的热潮是肉眼可见的,在Juul凭借POD打捞一笔后,其他品牌也都纷纷模仿,一时之间,POD几乎成为了电子烟的代名词。

 

符合人们使用习惯的POD烟,配合大举入侵的资本,网络营销铺天盖地,电子烟作为传统卷烟的替烟这一价值被发掘了出来,不是作为一个效果,而是作为一个卖点。电子烟作为替烟的意义开始超过爱好,那一小撮电子烟玩家似乎就此隐于幕后,电子烟玩家的时代就要终结,同质化的电子烟时代已经到来。

 


2019年以来,电子烟市场上的小烟品牌层出不穷,几乎每天都有新品牌在诞生,与此同时,也有不少老品牌就此消逝。但不论品牌多少,我们很轻易的可以发现,大部分电子烟的产品越来越相似,除了上面打的logo不一样以外,几乎很难发现自有的品牌特色。

 

在网络营销上,新一代的电子烟品牌个个都是好手,制定口号,全方位的宣传,确实能极大的勾起消费冲动,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任何内涵。电子烟作为一项技术性产品,不断破除技术壁垒,推陈出新才是王道,但现在的市场环境下,行业整体被逐利思维所笼罩,电子烟的消费性已远远超过了技术性,使得技术的上升缺乏动力源泉以及提升的空间和手段。

 

保持生态创新才是王道

 

电子烟大规模工业化时代的到来使得曾经的“大烟雾玩主”们逐步退居幕后渐渐消失于人们的视野,正在向没有玩家的时代绝尘而去。如今的电子烟,更像是控烟大潮下量身定制的工业替代品,产品形态无论如何改进以追求时尚光鲜的潮流元素,却依然如同失去灵魂的躯壳,成为商业工具的代名词;那些建立在商业思维基础上的微改进,那些加大油仓烟雾量的工业化改动依然是对大烟雾时代创意成果剩余价值的榨取与掠夺,

 

行业需要个性化创造力,需要“好玩”起来,通过正能量的文化建设让全社会真正理解电子烟文化,喜爱电子烟文化;打破急功近利的行业心态,创造有内置驱动力的行业生态圈,搭建“极客”玩家一个愉悦实现自我价值的舞台,“唤醒”具备创新精神的“电子烟玩家”,共同推进行业向更高水准的方向前进,向更广阔的的市场进军,每一位行业人都责无旁贷!


 

由深圳市华讯未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创新、渠道、融合”为生态的“雾化新势力”(CIPA)全国电子雾化生态展线下渠道招商会—暨华中地区电子雾化产业生态发展促进交流会(长沙站)即将盛大召开,本届巡展重磅环节—VAPE集市,将邀请行业资深大烟雾玩家和机构现场“斗雾”,让您身临其境深刻体验蒸汽文化的独特魅力!720号,长沙富力万达文华酒店3楼大宴会厅,我们不见不散!

需要买烟弹请添加微信:HSSHOUCHE